[沙岛上的那棵松]

沙岛上的那棵松
崇明是国际最大的沙岛,当沙松落户崇明后,便成了当之无愧的“沙松”。

  沙松并非土生土长的崇明人,他出世西北,在西北读书、西北从戎,三十年前随同样在西北从戎的妻子退伍,“入赘”崇明。对他来说,这便是一次离乡背井的大迁徙。
  崇明是国际最大的沙岛,这块沙土地历经1300多年长江泥沙冲积,富饶而美丽。当沙松不远千里落户崇明后,他便成了当之无愧的“沙松”——沙土地上的一棵松树。
  岳丈是村里的老支书,但并没什么特权,沙松和妻子以及出世不久的儿子就挤一间13平方米的小屋里,这对当过多年炮兵的沙松来说,如同又回到了火炮阵地的巩固的掩体中,能遮风避雨,还特别温馨,挤一点又算得了什么。就这么乐滋滋地在崇明岛上扎了根。
  沙松生于1954年,1966年时他才12岁,正好读完小学,这今后便读不到什么书了。曾是部队高级干部的父亲看着焦虑,在沙松初中结业不久便将他送去部队,先当警卫员后当炮兵。近二十年的军旅生计,生生将一个青涩小伙子淬炼成一个器宇轩昂的铁血男儿,一个摧枯拉朽的炮兵副营级干部。更让人惊奇的是,当他摘下军帽,走出营房时,却具有了另一顶桂冠:作家。这对上学不多的沙松来说,肯定是一次羽化成蝶的蜕变。咱们能够幻想他在和兵士一同摸打滚爬之余的那些时刻,见缝插针,学而不厌,奋笔疾书……但是,他告诉我,其实他最喜好考虑,许多时刻是一个人在仰视星空。
  这也是他在部队从前烟瘾很大的原因。考虑,吸烟,越想得深,越抽得凶。考虑使他的思维插上了翅膀,飞得比一般人更高也更远。难怪,在炮校,他的成果独占鳌头;在演练场,他的实弹命中率又比别人优异。跟着思绪的飞扬,他寻幽入微,由兵营而人生,芥子须弥,大千一苇,所以,循环往复的兵营生活便不再单调,国际变得精彩纷呈,好学勤思的习气引领他踏入了作家的门槛。
  自从来到崇明岛,因为与妻儿同室,他把烟戒了,但是好学勤思的习气却早已融入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令他学什么像什么(除了崇明话学不像),比如他电脑会拆会装,会玩Photoshop(修正图片等),水平远超同龄人。他的作业是个朝南坐的差事,原本想要托个人,讲个情,办点事,是很便利的,若胆子大一点想“先富起来”,大约也不太难,但是他对创造以外的事看得都很恬淡,业余时刻,就只想着写作,其他的事,无所谓。
  因为参加作业年限早,2002年,沙松根据有关法令,请求提前退休。获批后,兴奋不已地写了篇《退休真好》,文章不长,却是言外之意溢满了能够具有大把时刻写作的满意与满意。
  那年他才48岁,一个老练而又精力充沛的年纪,正值写作的黄金期,明显这国际现已没有什么能阻碍他对文学寻求的脚步了。他写长篇,写回忆录,写漫笔散文,还写“育儿经”,每周更新的博文常引来数千粉丝围观喝彩。
  但是高兴的日子总是那么时刻短。2018年12月中旬的一天,人们忽然读到他的博文《战癌札记·序》,说自己罹患胰腺癌现已两个月了。就在此刻,他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议:记载,把接近逝世的日子记载下来,把每一天都当作活着的见证。
  这今后他依然以每周一篇的进展,向读者第一时刻陈述他的近况。咱们能够从中看到高倍放大镜下他对治好期望的一次次苦苦寻找,看到妻儿以及许多相识与素昧生平的人为他凑集起来的一幅幅温馨画面,看到一个谛听死神足音的人如风轻云淡地放下……或许咱们难以设身处地领会胰腺癌晚期的痛苦,但大能够幻想当近在咫尺的死神向自己宣布呼唤时,咱们是否也能有那份安静和安然?就像他那样,把写下的每一个字都当成逝世惊骇下向死而生的生命的连续。??
  他用生命的最终半年时刻写了10万字的《战癌札记》,上海作家协会为这本札记出版,取名《不是为了离别》。这书名让人动容,既表达了沙松对自己脚下这块土地的留恋,也表达了人们对沙松的不舍。人们常说离别总是不免的,但咱们却好像一闭眼就能看到崇明岛上有棵松树,他深深地扎根在这沙土地上,正仰视星空,罗致来自天穹的创意。这画面将成为一种永久。(张重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